首頁 > 公益新聞 > 正文

山村搖滾少年的夏天

2020年08月31日 07:50   來源:解放日報   

  本報記者 鄭子愚

  貴州屋脊六盤水市海嘎村,海拔超過2500米。8月19日晚8時,搖滾樂在山區回蕩。

  村里海嘎小學的操場上,正在舉辦一場現場直播的搖滾演唱會,主角是本校的11個女生。國內知名樂隊新褲子是她們的特別嘉賓。專業的樂器音響、浩大的直播團隊,舞臺上下如夢幻一般。雖然女孩們的表現算不上完美,但現場氣氛高潮迭起。90分鐘的演唱會,140多萬人次觀看網絡直播。

  這個暑假,海嘎小學耀眼得令人艷羨。然而,僅僅在幾年前,這所小學只有一名老師和十來個學生,由于條件差、缺水,留不住老師,小學瀕臨關閉。是搖滾,激活了大山里的小學,還有小學里的孩子們。

  多一個S是融入他們

  8月19日上午,三個樂隊姑娘在新校舍外墻涂鴉邊畫上了一個搖滾手勢。演唱會還有10小時就會開場,所有入場觀眾都會經過這個涂鴉墻。

  山里下起了雨,氣溫二十幾度。海嘎小學特崗教師顧亞擔心她們著涼,想把她們趕進到室內。女孩們不依,繼續給涂鴉上的吉他圖案上色。每人嘴里含著一根棒棒糖,有說有笑。“mussic rock”的字樣赫然涂在墻上。外人不解:“music是不是拼錯了?”“沒錯。music就是樂隊的五人;多了一個s,是老師的意思。意思是,融入他們。”顧亞說。

  現在的海嘎小學有三棟兩層樓的教學樓,12名教師,108個學生。2018年下半年,海嘎小學第一支搖滾樂隊成立了,起名遇樂隊,由五個女孩組成——主唱晏興麗,吉他手龍夢、李美銀,貝斯手羅春梅,鼓手羅麗欣。2019年下半年,小學有了第二支搖滾樂隊,取名未知少年,意為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,主唱晏興雨,吉他手熊婷、龍嬌,貝斯手熊秋花,鼓手黃玉梅。熊會是第三支樂隊的主唱。

  如果不是特崗教師顧亞,這些山村小學的姑娘很難與搖滾樂隊聯系在一起。

  2016年,海嘎小學還不是完小,高年級學生不得不轉學下山。下山路彎彎繞繞,來回要走三四個小時。如果想少走點路,家里得騰出一個勞動力,還要花一大筆錢在山下租房,因此學生下山讀書的熱情不高。

  開學前,顧亞和校長鄭龍,以及另幾位老師挨個到訪村里160戶有學齡兒童的家庭。老師們從山下來到海嘎小學,想把這里升級為完小,以便孩子們就近讀完小學。鄭龍記得,一個女孩的爸爸開玩笑說,如果你們堅持不下去,我就把小孩背到你們家里,讓你們教。和很多家長一樣,他害怕年輕特崗老師在山上待不久,到頭來還得讓孩子轉學下山。“我們保證不離開!”老師們不知把這句話重復了多少遍。

  2016年9月,新學年開學,海嘎小學迎來了70名學生。孩子比老師們想象中要害羞得多,不敢與生人互動,但孩子們天性好奇。偶然一次,顧亞在辦公室里彈吉他,孩子們悄悄趴在窗臺上偷看。他干脆挑了幾個同學,開始指導彈琴,“孩子們對樂器很期待,接受度很高”。

  孩子們手捧樂器,眼里有光。一開始,學校缺琴少鼓,教學有難度。鄭龍了解情況后,找到兄弟學校,開門見山借樂器。從這個學校借到一個鼓,那個學校拿來一把閑置的吉他,一批樂器很快到了海嘎小學。

  只要想學,任何一個學生都能拿起自己喜歡的樂器。每天中午是孩子們練琴的時間,操場上少了一些追逐打鬧,多了三五成群玩樂器的學生。轉眼間,上山后的第一個兒童節到了,孩子們在顧亞的指導下,合奏了第一首歌《送別》,效果不錯。顧亞攝錄孩子們的演出,發在了朋友圈。2017年9月開始,音樂同好們和不少公益組織陸續捐助樂器。目前,學校里吉他、貝斯、尤克里里、手鼓等樂器總數超過200件。顧亞教尤克里里和貝斯,校長鄭龍教手鼓,另一位老師教架子鼓和吉他。

  有了音樂,孩子們變得開朗。晏興麗和顧亞剛認識時,是個連老師來家訪都會害怕的女生。2016年開學后,顧亞和鄭龍來晏興麗、晏興雨姐妹倆家中家訪。父母下山打短工,姐妹倆家中有些凌亂。顧亞主動幫姐妹倆收拾起屋子,邊收拾還邊打趣說,再不好好整理,老師就天天來。鄭龍在一邊偷笑,晏興麗好像被嚇住了,低著頭坐在一旁,一動不敢動。現在,晏興麗在舞臺上能放得開,在舞臺下也是個開心果,甚至偶爾會捉弄一下顧亞。

  搖滾帶來轉變,女孩們也感受得到。

  搖滾是成長中的一部分

  8月19日飯后,淋了雨的女孩們不愿意喝姜湯,嬉笑著跑進排練室。下午2時,是演唱會最后一次聯排。走廊上候場的學生,有的搖頭晃腦敲著手鼓復習節拍,有的圍攏聊天,還有的拽著氣球追逐打鬧。絲毫看不出,這是一群即將為百萬觀眾演出的孩子。

  倒是顧亞有些忐忑,擔心晚上要是下雨可怎么辦。趁著聯排前,他給11個女孩中年齡最小的熊會指導臺上動作,他怕沒有舞臺經驗的熊會會怯場,還給她說起自己初次登臺表演的故事。其實,這群孩子從今年7月下旬開始就在密集訓練,樂隊成員已能默寫出演唱會的節目單。7月25日,樂隊成員還與痛仰樂隊同臺演出,舞臺經驗也可謂豐富。

  聯排挺順利,孩子們沒忘掉舞臺動作,顧亞放心了,便催促孩子們化妝吃飯。可調皮的孩子們早不見了蹤影。趁著間隙,她們在排練室里跳起皮筋,顧亞找到他們,扮鬼臉“兇”他們。

  與此時的淡定相比,遇樂隊成團排練之初,五個女孩有些木訥,表演時就在臺上杵著。樂隊起名字的時候,顧亞提議“五棵木樁樁”。女孩們覺得這個名字太土,當即反對。經過一晚上的思考,五個女孩為樂隊起名“遇樂隊”,意思是“很幸運地遇到了顧亞這樣的老師們”。

  李夢銀初學吉他,沒幾天手上就起了水泡,可她聽說顧亞會教他們彈唱《歌聲與微笑》,便咬牙堅持下來。要問樂隊怎么都由女生組成,五個姑娘的回答很統一:男生吃不起苦。顧亞倒有自己的想法,一方面,顧亞希望組樂隊不會影響課業,便從學習成績較好的學生中挑選成員;另一方面,他為樂隊找了現場演出的機會,也想著讓孩子們走出大山看看,性別統一,方便管理。

  下山演出,孩子們演出的第一課是面對臺下觀眾。彩排時,顧亞看到五個女孩又像五棵木樁樁一樣,在臺上干巴巴地站著,緊張得把動作忘得精光。演出時,顧亞站在離舞臺最遠的后排,捂著眼睛,“不敢看。心里想著,可能要砸了。”到樂曲高潮部分,主唱晏興麗跟隨音樂晃動身體,沉浸于音樂;兩名吉他手突然伸腳踩在臺前音響上,臺風霸氣。“這動作,我還沒教過她們。是她們自己商量的。”舞臺效果“炸裂”,顧亞驚喜不已。

  這時候,短視頻平臺漸漸風靡,顧亞也會把孩子們玩音樂的視頻發布到網上,不少熱心人士點贊。

  今年6月,微博上出現一段海嘎小學孩子們演唱《為你唱首歌》的視頻。《為你唱首歌》的原作者痛仰樂隊不僅轉發了視頻,還附言“希望有機會也能為你們唱首歌”。視頻在某短視頻平臺首發,很快躥上微博熱搜榜。這兩支學生搖滾樂隊火了,很快就有平臺找到顧亞,想給孩子們在暑期辦演唱會。

  遇樂隊成員于2019年畢業,也是海嘎小學創辦以來的第一批畢業生,樂隊成員上了初中,聚起來玩搖滾的機會少了;未知少年樂隊成員于今年畢業,因為疫情也沒下山演出的機會;第三支樂隊還沒有命名,只有主唱熊會一人。斟酌再三,顧亞把女孩們召集起來,想給她們編織一個最美的夏天。

  “他們不比城里小孩差,只是缺了平臺。”鄭龍說。短短幾年的教學,海嘎小學的總體成績從鎮上11所小學中的墊底,躍居到第三名。遇樂隊的鼓手羅麗欣的成績是全鎮第二,被稱為“學霸鼓手”。羅麗欣的父親是女兒頭號粉絲,他很少錯過女兒的演出。“我自己也是喜歡音樂,放牛的時候也會唱兩句山歌。”羅麗欣的父親會把女兒演出的視頻拍下來,放牛時候還會回味視頻,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“有什么夢想嗎?”這是孩子們近日被反復問到的問題。11個姑娘中,有人想當老師,有人想當歌手,有人想當服裝設計師……演出現場,女孩們被問及夢想,其中兩個女孩的夢想是做攝影師,因為她們剛剛見識了隨新褲子樂隊一同上山的專業攝影師。“搖滾是你們成長過程中一部分,不是全部。要做自己,要開心。”顧亞說。

  再見是為了“更大的舞臺”

  8月19日晚8時,演出準時開始。天公作美,雨停了。遇樂隊和未知少年樂隊分別登臺表演了《歌聲與微笑》《童年》《平凡之路》等歌曲。歌曲間歇,未知少年樂隊和新褲子樂隊成員們穿著白色衛衣站在了一起,每件衣服上都有一幅手繪。主唱晏興雨、吉他手熊婷給新褲子樂隊彭磊衣服上畫了兔子和大樹,她們希望新褲子成員像兔子一樣開開心心,像大樹一樣成長。彭磊則畫給孩子們一只彈吉他的貓和一只唱歌的鴨子,寓意“要唱得響亮”。鼓手徐彪給鼓手黃玉梅畫了個鼓,黃玉梅則畫了個譜子。

  新褲子樂隊與兩支樂隊分別合唱了《最后的樂隊》和《你要跳舞嗎》。遇樂隊主唱晏興麗與新褲子樂隊同臺,站在彭磊右手邊,腳踩著拍子,深情演唱,氣場不遜專業歌手。

  孩子們也給顧亞準備了個小驚喜。顧亞在舞臺上演唱《再見》——“我會牢牢記住你的臉,我會珍惜你給的思念,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遠都不會抹去。”此歌唱罷,五個女生站在舊校舍二樓的辦公室門前走廊,向著顧亞大聲叫喊:“顧老師,謝謝您!”顧亞抿著嘴,心有感動。

  海嘎小學上空煙花綻放,演出結束。“這次演唱會是孩子們見過最棒的舞臺,并且是真正屬于他們的舞臺。”顧亞說。

  夜深了,大山安靜了下來。樂隊的幾個女生不愿回家,借用了顧亞搭在校舍的帳篷里,好像有說不完的話。她們上初中以后,課業繁重。這次演唱會后,或許要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法兒一起玩搖滾。

  原本玩搖滾也只是為了開心,顧亞和女孩們根本沒想過會火。因為火了以后,意想不到的麻煩也會隨之而來。2018年底,樂隊受邀到天津錄制節目,由顧亞和鄭龍帶隊,這是樂隊把歌聲帶到最遠的一次。節目錄制中,樂隊成員穿著民族服飾,女孩感激學校老師的付出紛紛掉淚,并與顧亞擁抱,把后腦勺留給了拍攝特寫的機位。“卡!”導演喊停想重拍這個場景,顧亞和鄭龍都覺得矯情,擺手謝絕。事后,他倆達成共識,這類活動盡量少參加。

  顧亞更頭疼的,是他看到網上紛飛的評論中夾雜著惡評:這樣對學生的成長不好、老師博出位利用學生賺錢、這是最差的現場。顧亞把這些評論藏了起來,不讓學生們看到。他對孩子們說:“這個火熱的暑假只是你們人生的開始,未來還有更大的舞臺。”

  海嘎小學操場上的舞臺正在拆卸,兩噸重的音樂設備也正離開海嘎小學。尚未竣工的新校舍里,當地工人們緊鑼密鼓地鋪設地板,需趕在開學前完工。前一天,還有兩三百人的校園,已變得空空蕩蕩,一如一個暑假校園該有的樣子。

  舊校舍里,辦公室旁,那間擺放著樂器的教室,未落灰塵,安靜得很。


(責任編輯 :韓璐)

分享到:
35。1K
·延深閱讀
2019最好的网赚项目 北京赛车 网赚平台有真实的吗 广发彩票 秒速时时彩 a6网赚兼职 五分pk拾 平安彩票 网赚是不是骗子 007网赚之家